怀化化工机械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化工机械厂家

对名词译法之随感

时间:2022-04-29 来源网站:怀化化工机械网

对名词译法之随感

看到王鼎先生发表的“词汇翻译之我见”,令我单调的情绪立刻振奋起来,感到有了讨论此学术难题的伙伴了。

“我见”中提到约定俗成是命名的首要条件,这是不可取的。因为约定俗成是人云亦云,在一时找不到相应对策的情况下,无可奈何采取的举措。记得一位老学者对我说,在我们对社会生活现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况下,求诸迷信的说法一样。它是没有任何根基的。我们祖先为我们留下了60000多个词的汉语环境,只要花点精力,相信对舶来的词能够找到合适的归宿。

这里举几个例子来说明约定俗成不可取的道理。记得小时候我住在上海的英租界时,当时把水泥叫做水门汀,叫了几十年,二战结束后改叫洋灰,又叫了十几年,到了60年代才落定改叫水泥。这就是不合汉语规范的称呼可以约定俗成一段时间,迟早要被比较科学性的叫法所取代。火柴也类同于此,从自来水叫开来,该为洋火,最后改为今天的火柴。不妨举个就近的例子,resolution power乃是物理概念,是镜头、软片能够接受多少容量的本领或能力,应译为分辨力,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被错误地叫成数学概念的分辨率,并且约定俗成了好长一段时间,经过5年多来,在报告中,在许多报刊中,屡屡讲这件事,现在逐渐地改正过来了。与此类同的有印版承印的能力,应该叫耐印力,但长期以来错误地叫做耐印率,现在也得到了修正,screen 50年来约定俗成叫网版,现在也改过来叫网屏了。

因此说,对科学技术名词的翻译有三条原则可依地,即应抓住科技名词内涵的科学性,重视汉词环境的汉语规范,还要照顾到中外文的对应性。

就拿menu这个词来说,在汉词的语言环境中,可以不假思索认为是餐馆中的菜单。但是移植到计算机环境中,菜单的叫法与电脑中的内容很不吻合,问过久居美国的朋友,美国人所说的menu是指电脑中内容的目录而言,中国人为什么喜好与吃饭的菜单联系,疑惑不解,根据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研究所主编由人民邮电出版社于1984年3月出版的《英汉计算机词典》中,把menu命为项目单或选择单,这就与其原意吻合了。否则就解释不通,特别是menu与其它词组合,如pull-dowon menu,menu-driven method,用菜单代入其中,就会令人困惑不解,这种约定俗成值得进一步探讨。

再说,搜索引擎,索问过好多个大学生是什么意思,都认为是寻找发动机的意思,很难联想到网上用来引导检索的意思,从日本获得的最新辞典中,都把search译成中文的检索,这说明日本人采用中文时,用得比较准确。若不把search engine译成检索指引,就无法与其原意吻合。

关于万维网的来头,至今众说纷纭,根据美国的辞典上解说WWW或Web之意时,指global net,译成全球网或环球网,既符合汉语规范,又使人看一眼都能理解,但偏偏编出说不通的万维网,要让它约定俗成,岂不遗憾。因为在汉语辞典中根本不存在“万维”这个词,用它来修饰“网”,显然是不可取的。

对于interactive,如果查英汉辞典,是互相动作,互相影响的意思,移植到计算机网络中后,译成“互动”,谁能真感其意呢?这时候必须把握其科技内涵才行,查过多本新词辞典,它指电脑与人以对话方式进行作业而言,把握住这点,译成“人机对话”,不是一目了然吗?既清楚,也不违背互相影响的愿意。

将restructure译成重构或再造,不算错,但从字面上,不知道是表述重构什么或再造什么,如今这个词专在企业再改造的场合中出现,所以敲定为“企业再构筑”,作了明确表述,放到文章中,上下衔接,不会导致误解。最后说说imagesetter,platesetter,为了弄清其确切概念,我向海外发了10封信给制造厂家、大学教授、编辞书的作者以及用户等。反馈回来的信息表明,它们根本不是照排机,从外形、功能、成品效果等来看,与照排机完全不同,其实照排机从15年前开始逐步下岗了,如今再提照排机,翻译成英文时,肯定会误译为phototypesetter,所以说从中外文对应的角度考虑,也不能把imagesetter译成照排机。

因为“我见”的文中,列举了许多词目,不能在这里逐一赘述,这是个学术性课题,召集专家切磋是正确的意见,我就请由科学院牵头的全国科技名词审定委员会的3位教授来家里切磋了6个小时,也参加过他们召开的讨论会,在接触中感到不切合现有汉语环境的英文主义比较严重,关键是手头握有的参考辞典不足所致,也忽略了秧格兽撒克逊民族与汉民族的思维不同。

因此,我在科学院主办的《中国科技翻译》上发表了“怎样对待科技名词的命名”(1998年第1期),于1999年11月又在该刊上发表了题为“语言是科技文化进步的先锋”(意思是说先锋吃了败仗不得了),道明了我所持的从长期的实践中得出的观点。

针对印刷界现有命名的问题症结,我又于1998年7月,在《印刷标准化》第三期上发表了题为“怎样对待科技新词的命名”。此外,有关这方面的议题,曾发表了100余篇长短不同的表述文章。衷心希望有志于斯道者阅读后指正,并期盼有机会能当面切磋,找到维护汉语环境的共识。

声明:

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,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。

小金筷眉笔

小金筷眉笔

银耳子面膜